愚人恶德

食言而肥,所以胖

【周叶】黑道老大的猫咪情人

陈年脑洞系列,拿出来给小周庆生。

    15岁的小周生日快乐!距离和他站在一个战场上还有三年w

猫科人类梗,和我糖鹿总非受讨论了好久,最后我强行压下所有反对意见选择了文中的品种。有轻微肖戴。

 第一次尝试这种方式,拙劣,见谅OTZ 话虽这么说可是我从来都写的很拙劣OTZ

感谢愿意阅读的你(づ ̄ 3 ̄)づ

    +——+——+——+——+——+——+

    

    要喝酒,果然还是要来微草,当初做黑道密医起家,即使现在明面做着酒吧生意,也是一片难得的清净地方。酒保端上来的据说是微草新开发的产品,纯天然原料,纯手工萃取酿造,天然无公害,舒缓神经强身健体。适合整天紧绷着神经的在道上混的像我这样的小角色。可是再好的酒也不能够让我沉痛的心情减少半分,只能多喝一点,争取多忘记一会儿那一言难尽的事情。

    

    显然幸运女神今晚稍微照顾了我一下,没喝两口,边儿上就传来了一声粗重的叹息。扭头一瞧,嘿,还是熟人。显然对方也认出了我,看到我脸上大概不怎么开心的表情,端着酒杯凑到了我旁边。

    

    如果要走出坏心情,最好的方法是听听别人的悲惨遭遇。方学才——就是刚刚凑到我旁边的那个小伙子——看起来正好是想要找个人倒苦水的样子,我毫不心虚的做出一副“虽然我也很痛苦,但是还是愿意分享你的痛苦,谁让我就是如此心善是个好人”的样子,感谢江哥的教导,方学才明显感动的看了我一眼,没有察觉到我的险恶用心。

    

    “杜明,你知道吗?我们大哥要结婚了,就在下个月,估计过几天你们就能收到请帖了。”方学才又喝了几大口酒,看起来生无可恋的样子。我不由得借着酒力脑内思维发散上演了一出“我默默暗恋的男神结婚了可是新郎之一不是我”这种狗血大戏。我这边刚脑洞了个开头,方学才就已经喝光了酒,又要了一杯,接着说下去:“你也知道,我们当年是什么落魄样子,全靠着大哥带着,我们现在才有好日子过。”

    

    说实话,方学才这种话我是非常不屑于听的,说的好像谁家不是大哥白手起家一肩扛起来带领我们走上人生的巅峰一样。但是我还没有忘记我的目的,通过倾听他的悲惨遭遇让自己感受到一丝丝安慰。现在开口表示不服,肯定会破坏我们短短几个眼神间建立起来的革命友情,我选择先按下不表,让他接着说下去。

    

    “可是现在呢?大哥马上就要结婚了,新大姐头还是小戴!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小戴戴妍琦,我们前几年刚入行的新人。那个女魔头,祸害了我们还不够,还天天祸害我们大哥。可最后怎么就让她得手了呢?”仿佛回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方学才用手狠狠揉了几把脸,才接着向我吐槽下去,“最开始还是她悄悄的以我们为原型写那种不方便说的小说,后来被发现了,竟然光明正大的开始荼毒我们了。后来居然把手都伸到我们大哥身上去了。大哥也是脾气好,由着她胡来。就三个月前,我无意间看见大哥给小戴涂指甲油,大哥才告诉我们他俩早就在一起了,上个月就宣布要结婚了!”又一杯酒被端到方学才面前,他一饮而尽,将酒杯重重的放在吧台上,“虽然说出去我们雷霆也终于有当家大嫂撑起脸面,但不就涂个指甲油吗?不会自己来吗?这种事居然用得着劳烦大哥!”方学才看起来还没有发完牢骚。 

      

    收回前面关于幸运女神的那句话,看起来今天并不是我的幸运日。本以为会从方学才的吐苦水中得到安慰,没想到竟然勾起我不愿意想起的事——我们大哥,他最近,开始养猫了!

    

    大概是刚刚听方学才说话时喝的有点多,不知怎么的我竟然也开始向他抱怨了起来:“你们那算什么?颜值?不是我杜明吹,我家大哥的颜,敢在道上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外面排着队想当我们大嫂的,能站满整个天安门广场。可我们大哥,连看都不屑于看一眼。视察我们手底下的娱乐公司,进去王牌经纪人就指着我们大哥说要单独带这个人。我们大哥,明明能靠脸吃饭,非要混黑道。”

    

    事实上关于颜值这种事,都是道上公认的,根本没什么需要争的,我只是履行了一个轮回家迷弟应尽的义务,及时打住准备切入正题:“你也知道,我们轮回,想当年和你们早些年也不过是半斤八两,还是我们大哥,在轮回半死不活的时候接手,带着我们重整江河,和老家族谈判,带着我们做生意。你看现在,虽然我们地盘儿说不上最大的,可是你说最有钱,肯定是我们。外面都说我们是暴发户,要我说只要日子过得好谁在乎你怎么说?” 

    

    我的酒又喝完了,抬手招来调酒师,又要了一杯,接着说:“网上的小姑娘不都说‘我负责貌美如花,你负责赚钱养家’吗?可我就想不明白了,我们大哥,赚钱养家和貌美如花自己一个人一把抓,要什么样的人没有?之前是形式不好,可是现在我们也安定下来了,大哥身边还是没有人。没有人就没有人吧,可最近又不知道哪里弄来一只猫,起个名字叫叶修,养的和谈恋爱似的,我们明华哥对他老婆都没那么黏糊。”

    

    事实上我还没有抱怨完,可是方学才一脸纠结的表情让我不得不暂时把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事实证明好心并没有给我换来好的结果,枉我刚刚强忍住吐槽的心没有打断他的诉苦。只见他一脸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犹犹豫豫的说了出来:“之前小戴说你们轮回不是黑帮,是邪教,我还不信。现在看来能搞定我们大哥当上我们大姐头果然是有她的道理的。你三句话不离你们老大颜值,连他养的猫你都要嫉妒,真不是暗恋他?我劝你还是看开点儿吧,按你说的,你们老大条件那么好,要什么样儿的没有,现在谁都不要,不是心里有人就是眼光太高谁都看不上,就让他成为你床头白月光心口朱砂痣吧,赶快趁着年轻找你的蚊子血白饭碴去。” 

    

    他这话说的一气呵成不带停顿,说完直接压了一沓钞票在空酒杯下,自己跑的眨眼不见,气的我一口蚊子血梗在喉头吐不出来。讲道理嘛,我虽然是个合格的大哥迷弟,但是能用我的处男之身发誓仅仅就是个迷弟而已,和我大哥颜值一样出名的是他的不爱说话。交流都费劲,怎么会适合我呢? 

    

    连带着梗在我喉头的,还有关于大哥新养的猫的吐槽。这只猫,让我严重怀疑起我大哥的审美观是不是早就被他自己给帅坏了,要不就是大哥内心其实是个爱萌物,爱软绵绵,爱毛绒绒的少女系……哦这个猜想太恐怖了,我选第一个。

    

    毕竟,按我大哥酷帅霸拽吊狂狷的画风,即使养的不是狮子老虎豹子这种大型猫科,也要是俄罗斯蓝猫那种高冷范儿。再不济,也要是布偶猫那种以美貌闻名世界的吧。可是,大哥他,竟然养了一只加菲!没错,就是那种饼脸加菲,动画里演的那种!和动画里不同的大概只有,真·加菲颜色没有那么鲜艳,还是个小短腿儿。

    

    想到大哥宠他的猫叶修和宠女神似的,我就忍不住牙疼。明明我大哥也是个单身狗,但是总是感觉我受到了来自他的脱团狗光波伤害。大哥原来不爱吃河鱼,据说是因为觉得腥,可是最近大哥的菜单里一个星期要吃三顿鱼,还每次都白水煮不放调料,拿个小镊子一点一点把鱼肉弄碎看看有没有刺,再用筷子夹起来一点儿一点儿喂叶修吃。我们轮回给大哥做饭的厨子已经报了好几个培训班了,说是觉得大哥不信任他的手艺,刀工不过关处理不好鱼,要再提升一下自我。叶修那种小身板儿,统共不过两手那么大,每次吃鱼一条总要剩点儿,我就看着大哥用酱汁拌了剩下的鱼肉自己吃了。……大哥你味觉和嗅觉的尊严呢?烧出来的觉得腥,白水煮出来的拌酱汁就不腥了吗?你吃的时候都凉了吧!心好累不是很想说话。

    

    事实证明,我还是图样图森破,大哥亲手喂饭算什么,话不能说太满,不然第二天就被打脸。

    

    前一天夜里酒喝的有点儿多,早上差点儿没有起来。一想到今天是跟着大哥和江哥去和霸图的老大谈判,我内心就敲响了警钟。如果说道儿上还有谁的脸能和我大哥一样著名的话,那绝对是霸图的老大韩文清,没有别的人选。这位老大长得非常凶悍,眉眼间还有一股正气,靠脸能够震慑一干宵小,同样让人想不通怎么会是来混黑道的。但是人家不仅早早就混了黑道,还混得风生水起。最开始几年被嘉世不露面的老大叶秋压了一头,可最近据说叶秋阴沟里翻船,不知道被哪儿来的小角色暗算,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嘉世已经宣布有新老大上位。现在论资历,最老的只剩这位韩大佬。要我说叶大佬从来只在高层露面,到底有没有这个人都说不清,这次就算是真的没死,回来也够呛。 

    

    想了这么多,江哥终于来了。不过他看上去表情有些微妙,这非常难得,毕竟江哥一直都是笑眯眯的不动声色。昨天晚上方学才表情微妙之后,说了一番话把我噎得半死,现在我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江哥突然就扔给我们一个大炸弹,江哥告诉我们,等会儿我们要在门口排队站好,等大哥来了向他问好。这本来没有什么,前方就是一场严峻的战役,上战场之前给大哥以爱的鼓励,这可以理解。可是接下来江哥又说,问过大哥好之后,不管看到什么没看到什么,都要问大嫂好。

    

    哦,大嫂好。

    

    WTF?大嫂好!!!??

    

    我们都从彼此的表情中看出了没说出口的粗口和震惊,我需要用三个叹号和三个问号来表达我的震惊和疑惑。我们居然有大嫂了,我!们!居!然!有!大!嫂!了!可大哥他最近不就一直在家撸猫吗?哪里来的妹子给我们当大嫂?

    

    不等等,撸猫?

    

    我的内心不由得浮现出一个荒谬到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想法——我们大嫂,不会是叶修那只猫吧? 

    

    某个二十年都没长大的大龄儿童说过,排除所有不可能,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也是真相。存活二十年的大龄儿童,果然是有他的过人之处的。

    

    没过多久,我就看到大哥好像抱着什么朝我们走来。不愧是大哥,即使穿上款式差不多的西服,也一眼能够看出他是大哥,我们都是小弟是保镖。还没把我今天份的迷弟内心初表白进行完,我就看到了大哥怀里抱的东西。姜黄色一小团,小短腿儿被遮的严严实实,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张看起来格外可怜无辜的大眼睛饼脸。

    

    “注意,准备好了啊。”就在我愣神的时候,站在我旁边的江哥开口提醒了一下我们,我才想起来刚刚江哥交代的事情。那个我内心深处最荒谬的猜测正一步步变成现实。

    

    “大哥好!大嫂好!”

    

    大哥好像并不意外我们这么喊,看起来简直要开心到飞起,我仿佛看到了由大哥为中心不停向外旋转着冒出的粉色小花。叶修却看起来好像吓了一跳,它瞪大眼睛趴在大哥的臂弯里瞅了我们一圈,又扭头看看大哥正冲着它笑的灿烂的帅脸,然后它扑腾了两下,用后面两条小短腿儿撑着站了起来,前面两条小短腿儿撑在大哥的胸口,抬头看着大哥眼睛都不带眨的,轻轻的喵了一声。

    

    那一瞬间,我大概理解了大哥这么宠叶修是为了什么,这么软萌,简直心都要化了,想要捧在手里揉一揉,谁敢欺负他我就打死谁。大哥这个猫奴果然也受不了了,对着叶修说了一句“喊的是你”,就低下头准备去亲叶修。

    

    接下来,我就看到了我毕生难以忘记的一幕。

    

    叶修,伸出了一条小短腿儿,看起来非常努力的,在我们大哥即将要亲上的时候,拒绝了他的亲吻并拍了他帅裂苍穹的脸一巴掌。

    

    大哥没有生气,就是对着叶修一直笑,带着懵逼的我们一路好心情来到了约好的地方。霸图的张新杰一如既往的非常守时,我们刚进屋找好位置没有多久,他们就卡着点儿准时敲开房间的大门。不过我发誓虽然我们没有迟到,但是韩大佬在看到我们大哥的时候注视了他一会儿,然后嘴角抽了抽。这不是不能理解,虽然众所周知,我们大哥因为某些方面的原因,在谈判桌上一直都是扮演一个吉祥物呸定海神针的作用,但是在谈判时带了自家宠物过来,还就点点头当打过招呼之后直接去撸猫,好像完全没注意这边的样子,任谁看到都会觉得是不尊重吧。

    

    江哥不愧是江哥,已经恢复了状态,甚至有些超常发挥,我坚信他肯定也看到了韩大佬抽动的嘴角,可他依旧不动声色的和韩大佬张新杰两个人走完套路,开始就商议问题掰扯。

    

    心脏们的交锋实在是太碾压智商,费神费力。只是听了一会儿,我就已经觉得云里雾里绕不出来,不由得开始跑神。墙壁上的壁花看起来有点好看;沙发脚的地毯上有一块儿黑斑,虽然很小但是我还是看到了;韩大佬没有看江哥,而是也在盯着其他地方看……

    

    嗯?也在盯着其他地方看?

    

    我不动声色的顺着韩大佬的目光看去,并不意外的看到目光的尽头是我们大哥。也不知道他是真的没注意还是根本不在意,低着头专心致志的撸猫,猫奴形象简直没眼看。叶修趴在他怀里看起来想要睡觉的样子,可是大哥总是闹叶修,摸摸耳朵揉揉脑袋,再顺着身子滑到尾巴上,握住小短腿儿捏叶修的肉垫。叶修被闹得睡不着,如果他是人的话,此时的表情一定不会很好,可是他是一只加菲,顶着一张永远是大眼睛无辜表情的饼脸去看大哥,怎么看怎么萌。我又猜对了,大哥这次也没有忍住,把叶修往上托了托,低下头准备去亲他,不过这次被叶修稳准狠的用小短腿儿按在嘴唇上。大哥试了几次,每次都被小短腿按在嘴唇上,最后也不强求,握住按在他脸上的小短腿儿亲了亲肉垫,也不怕叶修生气亮爪子抓花他的脸。可能是大哥的颜值加成,叶修真的没有亮爪子抓他,只是用另一只小短腿儿接着去拍大哥的脸。最后叶修终于解救出自己的小短腿儿,转身跳到大哥的腿上趴下准备睡觉,接着就是大哥继续开始撸猫…… 

    

    ……即使我是个合格的迷弟,都已经觉得眼睛要瞎。这种时候我才开始庆幸,幸好叶修只是一只猫,即使我们真的管他叫大嫂,他也是个小短腿儿加菲而已。想一下如果现在大哥怀里的是个小美人,膝枕+到处摸摸,生气了就抱起来亲亲,亲不到就拉着人家的手亲,亲完就冲你笑……画面太美,放过我这条单身狗,我需要即刻去看一眼韩大佬来赶走我的脑内剧场。

    

    韩大佬表情看起来更生气了,额头上甚至爆出了青筋,我瞬间感觉房间里的氧气太稀薄。韩大佬站了起来,看着是朝着大哥的方向走去,配上他的表情,我丝毫不怀疑接下来的发展是韩大佬和我家大哥之间的武力PK。

    

    这次我终于猜错了,趴在大哥腿上的叶修在韩大佬走向他们的时候动了动耳朵,然后抬头和韩大佬对视了几秒,这个时候韩大佬也神奇的停住了脚步。

    

    再说一遍这句话,接下来的发展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叶修最先转开了目光,他用不符合他小短腿儿血统的灵敏从大哥想要抱起他的双手中闪过,跳下了大哥的膝盖,一转眼已经跑到了谈判桌的旁边,接着用不符合他小短腿儿的弹跳力,毫不费力的跳上桌子,蹲坐在江哥身前霸图方出示的合同旁边,顶着一张大眼睛无辜饼脸仿若非常严肃的看了起来。

    

    然后我已经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就仿佛在我眨眼的那一刹那,叶修就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江哥旁边一个翘着腿坐在桌子上的半裸成年男人。因为太震惊了,我反而注意起来许多细节,男人的黑色头发细碎凌乱,微微有些长,虹膜颜色很浅,某些角度看上去仿佛是暗金色的,眼睛应该不小,长得不差,可他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上去更引人注目的是他懒散中含着犀利的气质,反倒不怎么注意他的长相了。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衬衣,扣子也没有扣完,袖口遮住一半手掌,肩膀处耷拉下来,看起来有些大,再仔细看看,木质纽扣,领口的裁剪非常别致,我瞬间明了了,这是大哥最喜欢的那件衬衣,我见他穿过好多次。这时候再想起早上喊的那句大嫂好,我仿佛看到未来正朝着难以言喻的方向奔去。

    

    事实上整个房间里的人反应都不能说得上好。江哥的表情没有撑住,差点挂不住笑,好在有没有笑容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都看起来很僵硬;桌子对面的张新杰难得一脸呆滞的盯着突然出现的男人看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低下头推了推眼镜;大哥正脱了西装外套准备披在男人身上;其他小弟都一脸世界观已碎的样子。韩大佬的脸这次是彻底黑了:“叶秋,你还回来干什么?”

    

    What?

    

    这一瞬间,之前所受的所有刺激都不值得一提,不管是喊一只猫大嫂也好,我大哥是个猫奴也好,大变活人也好,都抵不过韩大佬一句话——叶秋。

    

    韩大佬的情绪已经让房间里的空气凝固了,被称作叶秋的男人却满不在乎的挥挥手,拿起桌子上的合同,看了起来:“想什么呢?哥就没离开过。诶你们这个条件也太阴险了啊,欺负我铲shi官年轻吗?来来来小江让开,换我和他们这种心脏谈。”

    

    接下来的事情都已经不重要了,我只知道我再次言灵了,我们的未来,正朝着难以言喻的方向飞奔而去,而我,正被历史的车轮轰隆隆碾过,碎掉的是我那稚嫩的三观,和积极向上的平淡日常。

    

    

    

    +——+——+——+——+——+——+——+

    

    终于码完了,我写了好久OTZ动笔之前我还觉得两千五能完结呢,结果刚写个开头就觉的肯定要爆字数……最后果然TWT

    

    还有两篇外则,码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出来的,今天赶不上了以后补上。

    就不放加菲猫的图片了,没印象的就百度一下好了,超级可爱2333333

    

感谢帮我查错字的 @糖卷萌 和 @十七只长颈鹿   非受 @羽理 这次又咸鱼

评论(26)
热度(167)

© 愚人恶德 | Powered by LOFTER